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青青稞酒多家子公司虧損,旗下中酒時代四年虧損1.43億

時間: 2019-06-19 10:40:35 來源: 搜狐酒業  網友評論 0
  • 日前,青青稞酒發布關于深交所年報問詢函的回復,就2018年主要子公司的經營情況作出具體披露,并解釋了相關業績變化的原因。

日前,青青稞酒發布關于深交所年報問詢函的回復,就2018年主要子公司的經營情況作出具體披露,并解釋了相關業績變化的原因。

公告顯示,青青稞酒旗下子公司北京天佑德青稞酒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天佑德”)、中酒時代(北京) 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酒時代”)、Oranos Group (以下簡稱“OG”)均連續虧損,其中中酒時代更是已經連續四年虧順,累計虧損達1.43億元。另外旗下西藏天佑德青稞酒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西藏天佑德”)也在2018年由盈利轉為虧損。

據年報顯示,2018年,青青稞酒實現扭虧為盈,營收13.74億元,凈利潤1.09億。而旗下多家子公司卻仍然處于連續虧損狀態。對于主要子公司的經營業績變化,青青稞酒在公告中也分別做了解釋,其中提及最多還是經營成本費用的增加所致。

四家主要子公司虧損,中酒時代連虧四年

公告顯示,2018年,北京天佑德、OG和中酒時代的凈利潤分別為虧損1179萬元、虧損1650萬元和虧損2185萬元,均連續虧損。同時,北京天佑德和中酒時代的凈資產也都為負數,處于資不抵債的狀態。另外還有西藏天佑德由盈轉虧,虧損453.63萬元

北京天佑德在2017年和2018年連續虧損2318萬元和1179萬元。青青稞酒解釋認為,北京天佑德虧損的主要原因是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較高。北京天佑德是公司為了開拓西北地區之外省份市場的設立的銷售運營公司,由于天佑德品牌在西北地區以外市場知名度較弱,前期市場拓展的費用投入較大,公司最近三年為拓展市場累計產生的費用(包括銷售費用、管理費用)占累計銷售收入的比例為 85.30%。

OG在2017年和2018年連續虧損1846萬元和1650萬元。青青稞酒解釋主要原因為OG的主要業務是葡萄酒的生產、銷售,由于OG的業務目前處于起步階段,其銷售收入尚未形成規模,單位生產成本較高,前期投入的人工成本、折舊、維修費等管理支出較大。

而青青稞酒旗下互聯網公司中酒時代則給帶來了更大的負擔。搜狐酒業整理發現,2015年至2017年,中酒時代凈利潤分別虧損4163萬、4675萬元和3235萬元。公告顯示,2018年中酒時代仍然虧損2185萬元。自2015年被青青稞酒收購以來已經連續四年虧損,累計虧損達1.43億元。

青青稞酒解釋中酒時代連續虧損原因:一是由于互聯網企業自身特點,需要進行前置性投入, 前期推廣費用較大;二是中酒時代正在進行戰略轉型,適度收縮傳統電商業務,重點布局中酒云圖、中酒云碼和新零售業務,力爭成為酒類互聯網營銷工具提供及運營服務商,新業務布局需要進行較大的前置投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西藏天佑德在2018年經營業績也發生重大轉變。公告顯示,2018年西藏天佑德營收2.21億元,凈利潤為虧損453.63萬元。而搜狐酒業查閱發現,此前西藏天佑德常年保持盈利狀態,2015年至2017年分別實現凈利潤0.78億元、0.38億元和0.68億元。

公告顯示,2018年,旗下主要子公司中只有青海互助青稞酒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稞酒銷售”)有亮眼的業績增長。青稞酒銷售實現營業收入9.8億元,同比增長6.6%,實現凈利潤6745萬元,同比增長 39.8%。

互聯網+白酒模式成困局,中酒時代成包袱

中酒時代成立于2012年,線下門店分布于北京、天津、石家莊、上海、南京、成都等地。同年,中酒時代推出中酒網,成為一家B2C和O2O的電子商務服務商,主營中高檔酒類產品。

資料顯示,中酒時代在2014年虧損0.66億元。但是2015年7月,青青稞酒仍然斥資1.8億完成對中酒時代的收購,占股90.55%。這在當時也被認為是青青稞酒實現全國化的一大舉措,青青稞酒試圖借互聯網+白酒模式實現全國化的突破。

同時,在青青稞酒2015年的年報中,公司首次將白酒企業+互聯網模式探索作為發展戰略之一。接下來,白酒企業+互聯網模式探索這一發展戰略又出現在公司2016年報和2017年報當中。

資料顯示,公司完成對中酒時代的收購后,在其原有 B2C業務的基礎上進行優化及調整,業務模式定位在為傳統酒企提供+互聯網服務,通過一系列的互聯網業務軟件工具,幫助酒企實現產業互聯網升級和轉型,并形成產品-渠道-消費者的良性循環,為酒企提供大數據服務,打造酒業生態新活力。

然而,這樣的一套互聯網+白酒的發展模式并沒有給青青稞酒帶來想象中的發展。資料顯示,中酒時代2015-2018年分別虧損0.42億元、0.47億元、0.32億元和0.22億元,四年累計虧損1.43億。

酒業營銷專家蔡學飛表示,青青稞酒收購中酒網的根本目的就是試圖通過互聯網改造實現彎道超車,加快全國化布局,但是目前來看的話,中酒網在中國酒類互聯網時代的發展中阻力較大,近年來運營情況不太良好,確實拖累了青青稞的業績。

2017年,青青稞酒全年凈利潤虧損9416.43萬元,這也是青青稞酒上市以來首次虧損,虧損原因與其2017年全額計提收購中酒時代形成的1.79億商譽減值有著直接關系。

值得注意的是,搜狐酒業查閱發現,在其2018年年報中,青青稞酒并沒有再將互聯網+白酒的發展模式列入發展戰略規劃,取而代之的是信息系統和數字化建設成為新的發展戰略。

收購中酒時代四年,講了四年互聯網+白酒發展模式,終于在凈利潤持續四年虧損的情況下,青青稞酒面對現實,年報中不再堅持講述互聯網+白酒的發展戰略了。

蔡學飛指出,從全國范圍來看的話,青青稞的主要問題還是自身在全國化的進程中戰略失調,以及近年來與勁酒的勾兌效果沒有形成新的增長點,所以對于青青稞而言,獨立的互聯網+白酒戰略的資源投入量大,周期長,只能是企業長線布局的戰略,短期內難見效果。

“我個人認為,青青稞借助互聯網實現跨越式發展的戰略方向是沒有問題的,關鍵是青青稞自身的企業發展遇到了瓶頸,甚至我個人極端點的認為,青青稞應該及早擺脫中酒網,給企業減負。”蔡學飛如此說道。

然而,對于專家眼中的包袱,青青稞酒卻仍然給予支持。

6月14日,青青稞酒發布公告稱,同意對控股子公司中酒時代財務資助額度增加至2.39億元。公告顯示,此舉是為了保證中酒時代日常業務運營的資金需求,降低公司整體融資成本,有利于中酒時代推進戰略轉型,強化業務運營。

而青青稞酒2019年一季報顯示,青青稞酒一季度營收3.66億元,同比下降23.05%;凈利潤5049萬元,同比下降41.84%。(文/李之澤)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最新